AD
首页 > 财经 > 正文

标普原全球副主席:产业链大规模撤离中国的事情不太会发生

[2020-05-23 04:26:55]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标普原全球副主席:产业链大规模撤离中国的事情不太会发生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研究员、标普原全球副主席保罗·谢尔德(PaulSheard)认为,和2008年金融危机不同,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美国经济能够恢复正常。在

  原标题:标普原全球副主席:产业链大规模撤离中国的事情不太会发生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研究员、标普原全球副主席保罗·谢尔德(Paul Sheard)认为,和2008年金融危机不同,如果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美国经济能够恢复正常。

  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他表示,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和国会通过的财政方案对恢复经济非常关键,而且未来大规模从中国撤回产业链的事情不太会发生。

  第一财经:3月中旬美联储将利率降至0%并推出大规模QE(量化宽松)计划,你认为美联储是不是有些反应过度?

  保罗·谢尔德:我认为这是正常的。这是一次严重的、集中性的经济冲击,美国失业率可能会达到20%或30%,GDP可能会下降15%或20%,美联储必须对此做出回应。所以我认为这不是反应过度。我们更应该关注这些政策如何有效地落实。

  第一财经:这次危机与2008年金融危机不同,它不是信贷危机,你认为美联储大规模注入流动性的举措是否明智?

  保罗·谢尔德:是的,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经济冲击。

  首先,这一次的冲击完全是外部因素即新冠病毒导致的。而2008年金融危机是市场内部一系列因素引起的。

  第二点是前提背景不同。这次冲击之前美国经济相对强劲,如果人类能尽快攻克新冠病毒,那么美国经济总体上可以恢复正常。这一点与2008年相比有很大不同。

  另外,并非病毒本身,而是对抗病毒的措施例如居家隔离、旅行禁令等对经济造成了直接损失。为应对这一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大部分经济活动被暂停。因此,除非解决了潜在的病毒问题,否则政府将继续实施关闭政策。美联储的策略是为了减少对金融系统的负面影响并防止其进一步扩大,不是信贷问题。

  第一财经:如果经济恢复正常,是否会产生经济过热的风险?如果伯南克还在担任美联储主席,他会做同样的事情吗?

  保罗·谢尔德:目前这种情况下,我相信伯南克也会做出同样的反应,尽早采取积极行动并尽一切努力挽救市场。

  关于经济过热的风险,我不太担心。这有点像2008年到2010年期间流行的辩论,当时美联储正在实施大规模量化宽松政策,很多人认为这会导致恶性通货膨胀,但事实上,恶性通货膨胀、通货膨胀失控甚至高通货膨胀都未发生,所以人们的关注点错了。

  我认为所有的刺激措施都不会在短期内有效,它的主要作用是防止整个经济和金融体系崩溃。假设GDP必须下降30%甚至40%,但人们基本的消费需求还在,例如吃饭、看病等,所以美联储和政府的目的并不是试图弥补GDP损失。如果经济大致恢复到危机之前的水平,消费需求和市场供应都会大量增长,不存在通货膨胀的说法。另一方面,一旦恢复正常,美联储和政府会重新调整政策,即使发生经济过热的情况,他们也知道如何处理。

  第一财经:那会使股市过热吗?

  保罗·谢尔德:股市是人们对未来数据的反应,而经济数据是历史数据的总结。美国现在的问题是经济数据糟糕和病毒走势不确定,我认为目前市场仍处于熊市,股市因经济活动的停摆而萎靡不振,可能还会在底部继续徘徊,或者进一步下跌,直到新冠肺炎疫情出现逐渐缓和的迹象。

  第一财经:你如何看待美国经济出现V型反弹或陷入严重衰退的两种可能性?

  保罗·谢尔德:这个时候我们不仅需要经济学家,还需要流行病学家。美国新冠病毒的流行比中国晚了两个月,如果病毒能够在夏季或今年的某个时间在全球得到控制,那么经济V型复苏是有可能的。

  你谈到的第二种可能是经济活动的长期萧条,不是“衰退”。 目前的经济更贴近“萧条”,因为应对病毒大流行的唯一方法就是大规模社交封锁,随着时间的推移和病毒数据的好转再慢慢解封,但重点是:完全解封暂时是不可能的,这与潜在的流行病学问题密切相关。因此经济可能会呈现L型复苏或在L型之后缓慢上升。

  第一财经:关于全球化,很多人说这场病毒大流行之后,美国将把大量供应链撤出中国,这会发生吗?

  保罗·谢尔德:我不太在意政客们的论点。中国和全球供应链的外包非常复杂,产生了各种依赖性,这更多是一种钟摆效应。我认为供应链回撤的幅度不会很大,原因是贸易博弈背后的基本经济逻辑十分重要,那就是经济利益。供应链外包可以给双方带来经济收益。

  当人们谈论美国经常关注政府层面,例如立法、人力政策、税收等。但是,大多数商业决策是在公司层面做出的,并随着双方博弈进行调整。所以我认为在利润率或其他方面可能会有一些变化,但是背后强大的经济逻辑依然会限制供应链的回撤幅度。

  文章作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冯郁青

  责任编辑: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