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
首页 > 教育 > 正文

梦幻般的夏天永恒存在

[2019-09-23 03:01:41] 来源:本站 编辑:小边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原标题:梦幻般的夏天永恒存在米丽宏小暑大暑,上蒸下煮;但你有没有感觉到蒸煮般的奥热里,夏天那丰富、庞杂、充满梦幻的气息呢?夏雨,暴躁,一阵黑云压小院,煞黑。黑云房顶之间,挤出厉嗖嗖的凉风,风窜过,雨来到。沙沙,噗噗,哗啦啦……雨气乱飘,小雨微尘的味道,中雨土气的味道,大雨腥腥的,混着植物茎叶的味道。雨落积水起了泡,小白花儿似的,一批盛开,一批幻灭,混成流水,滋溜滋溜流向

  原标题:梦幻般的夏天永恒存在

  米丽宏

  小暑大暑,上蒸下煮;但你有没有感觉到蒸煮般的奥热里,夏天那丰富、庞杂、充满梦幻的气息呢?

  夏雨,暴躁,一阵黑云压小院,煞黑。黑云房顶之间,挤出厉嗖嗖的凉风,风窜过,雨来到。沙沙,噗噗,哗啦啦……雨气乱飘,小雨微尘的味道,中雨土气的味道,大雨腥腥的,混着植物茎叶的味道。雨落积水起了泡,小白花儿似的,一批盛开,一批幻灭,混成流水,滋溜滋溜流向下水口。雨天,总有梦幻般的迷茫,混在雨雾里,感觉得到,摸索不着,未知的,无助的,在白茫茫的声音的世界里,引而不发,又随时发生。

  那到底是什么?

  一阵风,雨被收去;世界哗然变亮,天空蓝得没了底儿。斜阳沉重,空气润湿,一道巨大的彩虹,悬在西天。它几乎是悬在宇宙中央,让人怀疑那就是天堂和尘世的交接点。那里适合长双翅膀飞来飞去;累了,栖在彩虹桥的桥垛儿上,眺望人世。

  我想向所有人描绘我看到的彩虹,我想啊,想啊,只想到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彩的名称;那种超现实的美丽,让我着迷又让我敬畏。它就在我傻傻的仰望中,不可挽留地慢慢隐去。

  “水牛,水牛,先出犄角后出头;你爹你妈给你买,肉骨头,烧羊肉……”这歌,是黑鸭教的,我们一起吆喝着,唱给墙角缓缓爬行的蜗牛听。不知怎的,那时雨一停,总有那么多的蜗牛出动!它们背着沉重的壳,一步一步往前爬。爬过的地方,画一道水印做标记。我们堵截它,戏弄它,下手狠毒的老爪,还要捏碎它的壳,让它软软的身体暴晒在阳光下。可怜它时刻背着房子,也避免不了被伤害。

  天一晴,蜻蜓也出来了,它比蜗牛更令人着迷。两对翅膀,一对长,一对短,飞起来急速扇动,像一小团雾。它的脑袋,基本就是两只大眼睛,凸出来,光亮莹润。那么它的脑子呢?没眼皮保护,眼珠被碰伤怎么办呢?

  不过,我们从没见过一只蜻蜓,被碰瞎。打麦场上的漫天“蜻蜓云”,密密麻麻,闪闪发光;可它们没有相撞的。缠成一团,也不碰撞。我们折一根柳枝,一足立定,圆规一样转圈一甩,能击落好几只。

  不知什么时候,蜻蜓群也忽然不见了。它们在我们的眼皮底下消失。去了哪里,没人能说清。

  大暑节气,好多事,都说不清想不明。

  温热的暑气中,混入一缕清凉小风,它是怎么突破炎热的包围保持自身的温度的?池塘里的水马一动不动,它安静伏在水纹上,冥想什么呢?青蛙扑通入水,长长后腿屈伸踢蹬,比跳水运动员还要娴熟优美;葵花傻呵呵仰着大脸,追着太阳,不怕灼伤自己吗?

  最奇幻的事情是,星星会飞翔。那时我们躺在房顶,放眼星空,一颗星打了一个晃,从一个星群,滑向另一个星群。我不知道它是消失了,还是加入了新群,融入了新的集体?我相信,天上的星星,跟地上的人一样多,跟湖海里的水滴一样多。有多少星星,就有多少浪波多少传奇。那么,星星一闪一闪,是它们在排着队形起舞吗?那么,溜溜的小风,是星星飞翔带来的空气流动吗?

  多年以后,夏天的奇幻遐思,毛玻璃一样,被俗世烟火磨毛;而梦幻般的夏季,永恒存在。你看,田野之绿,飘浮如绿云,辽阔而缠绵;黄昏空气,凝滞如液体,明亮而温柔。

  夏天,像一头巨大的绿毛兽,从我们身边经过,缓缓地,缓缓地走远;就像生命一节节离去。诅咒,来不及;慌乱,来不及。唯拿一颗干净的心去迎送,从容间,你便会收获梦幻般的夏天。

  作者:米丽宏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查看更多:我们 夏天

为您推荐